童年的游戏
2022年06月01日 10:34来源:庆元网 作者:敏夫

  童年最快乐的除了吃,就是玩。虽然我们这些六七十年代出生的孩子,物资匮乏,没有琳琅满目的玩具,更没有眼花缭乱的电子游戏,但却从不缺玩伴和快乐,无敌的智慧,让我们想出了许许多多有意思的游戏,很多不用任何道具,如挤油渣、捉迷藏、跳马、斗鸡、骑马打仗……还有许多是就地取材,如拍纸片、抽陀螺、弹弹珠、跳房子、跳皮筋、滚铁圈……这些在现在的孩子看来没什么好玩的,对当时的我们却乐此不疲,男孩子铁圈一推就是几里地,女孩子皮筋一跳就是大半天,连吃饭也忘了要父母喊叫。几十年过去了,这些尘封的快乐往事,每每想起,让人常常怀念。

  那个年代的孩子是放养的,父母忙于生计,根本无暇顾及孩子,只能是大的带小的,在游戏和玩耍中成长。

  人有男女之别,游戏也有阴阳之分,比如男孩打游击,女孩过家家;男孩拍纸片,女孩踢毽子;男孩打弹弓,女孩翻花绳……因为游戏的不同分出了性别,男孩的口袋里、书包里揣的是纸片、弹弓、玻璃珠,而女孩的口袋和书包中装的是皮筋、毽子、纽扣串。男孩子通常对女孩的游戏是嗤之以鼻的,与课桌上的三八线战争异曲同工。

  男孩子玩的一般是体力消耗大进攻性强的游戏,如弹弹珠、打弹弓、滚铁环、摔泥碗、拍纸片、骑马打仗……

  弹弹珠,好不容易从父母那里讨了一角钱,拿去买了一大把玻璃弹子,都揣到裤兜里,裤子被弹子的重量压得直往下掉,走起路来叮当叮当响个不断。弹珠者将自己的玻璃珠弹出射中对方的玻璃珠为赢,输者的玻璃珠便归赢者了,弹珠赢多了的孩子就会洋洋得意,快乐无比。

  拍纸片,每人各出若干张印有图案的小纸片,将其叠在一起并把有画面的一面反扣在地上,然后轮流用巴掌猛拍地面,利用产生的震动及气流将有画面的一面翻转上来,翻转过来的画片便归拍者所有了。这纸片可以是小画片,也可以是水果糖的包装纸,还可以是香烟盒,被折叠成各式各样的形状,所以叫拍纸包、拍三角、折洋画、拍元宝都有。玩得好的每次都可以挣回来一堆各种各样的纸片,作为炫耀的资本。

  弹弹珠、拍纸片,这类游戏必须趴在地上玩,手上、身上沾满泥土,因此爱干净的女孩是不屑玩的,于是变成了男孩的“专利”。

  骑马打仗,源于对古代的武将骑在马背上打仗的模仿,充满了阳刚和杀气,男孩天生有英雄瘾,因此乐此不疲。下面的人充当“马匹”,另一人骑在他的双肩上便是冲杀的“武将”,但这“武将”手中没有刀枪,只能靠双手拉扯对方,被拉下“马”的一方为败。此游戏有跌伤及衣服扯破的风险,父母见了一定会打骂不允,除了危险,还心疼衣服。

  滚铁环,也是男孩子爱玩的游戏,此游戏看似简单,实则要玩好是十分不易的,既要用铁钩控制好铁环的走向,使其听从指挥能走直线或转弯,又要在跑动中掌握好平衡不倒,还要比谁跑得快。铁环滚动时会发出清脆的响声,如果滚铁环的小伙伴多,场面会非常壮观。

  女孩子的游戏就文气多了,如跳皮筋、跳房子、踢毽子、捉迷藏、抓石子(庆元叫约磳)、过家家……

  跳皮筋,除了好玩,还有挑战性,是女孩最喜欢的游戏之一,所以连下课十分钟也常常不放过。记得有一次,下课为了抢跳皮筋的地盘,我跑得太快摔倒了,膝盖受伤流血几个月都没好。那个年代一家人的衣服基本都是请裁缝师傅到家里做的,做完衣服总会剩下一些橡皮筋,女孩子就用它来跳皮筋。一般三人或四人玩,拉皮筋的将皮筋由脚踝、膝盖、大腿、腰、腋、肩、头顶逐步升高,跳皮筋的则按固定的旋律跳跃,完成规定动作后即可升级。如半途失误或脚没够到皮筋,则角色反转,谁先完成最高等级,谁取胜。跳皮筋的花样五花八门,有踩、勾、挑、绕、转身等等,真是一项技术活。有的还会边跳边唱“一二三四五六七,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皮筋跳得最好的是春囡,我和如囡、琴囡都非常崇拜她。

  跳房子,只要有一块空地,就能玩“跳房子”游戏。先用粉笔或木炭在地上画上若干称为“房子”的方格并编上号码。再把用纽扣串起来的串串扔在编号为“1”的方格里,然后用单脚落地来踢,每个方格脚只可落地一次,纽扣串既不能压线、出线,又不能打乱编号的先后顺序,否则就算犯规,改由另一人来跳。记得在我家附近三叉路口,是老牌坊的遗址,地上部分早已没了,地面青石板还在,于是青石板就成了我们现成的跳房子场地,一群女孩天天在那里跳房子,经常连饭也顾不上吃。

  踢毽子,那时候我们的毽子都是自己做,将纸好几层对折,一边剪成须状,打开,将铜钱卷到没剪断的一边,折回用绳子捆绑,整理一下,毽子就做好了。踢的方式分为单式踢毽和花式踢毽。单式踢毽比的是谁踢的次数多、时间长,花式踢毽比的是谁踢的花样多,有胯下,反转、后跟等,难度大,还可以多人共踢一个毽子。春囡不管玩什么都玩得最好,踢起来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所以体育课上老师总让她给我们做示范,爬干蹭蹭几下就到顶,单杠双杠劈叉、旋转、落地轻松自如,让我们个个羡慕不已。

  抓石子,我们叫约磳,一副5颗石子,每个女孩口袋里都有一副石子,被摸得油光发亮。游戏两个人以上都可以玩,石子可以各用各的。通过划拳的方式,决定抓的先后顺序,第一名先开始。将5颗石子往地上一撒,捡起1颗,剩下4颗。第一次先抓1,3;第二次抓2,2;第三次抓3,1;第四次4颗一次抓起;然后“撑锅”,就是将5颗子轻轻抛起,用手背去接,接到的数量就是本轮最终的成果。泥地上经常被玩出一个洞,成了增加难度的陷阱。

  翻花绳,两个人玩,只需三尺左右的线绳一根,打结围成圈,一人用两手撑线圈,另一人挑勾线,两人轮流通过勾线挑线翻转,变成棋子块、两扇门、十字花、井字、房子、剪子、面条、老牛槽、花手绢等各种各样的图案,变换无穷,其乐也无穷。

  还有一些是男孩和女孩都能玩的游戏,如挤油渣、东南西北、捉迷藏、老鹰抓小鸡、过家家等,当然,如过家家这样的游戏,年龄大点的男孩也是不屑与女孩玩的,只有那些跟屁虫小男孩才会和女孩玩,扮演孩子的角色,让你呼来唤去。

  过家家,这是每个孩子都玩过的游戏,最好是两个人以上玩,每个人担当家庭的一个角色,各司其职展开虚拟的生活,像模像样购物、做饭。小孩子在扮演成父亲、母亲的角色中俨然是个小大人,是十分认真的,一盆盆菜端上来,在过家家的游戏中玩得津津乐道。

  挤油渣,一群人紧靠着墙根站好,从两头往中间挤,如被挤出去就算被淘汰。大家虽说被挤得气喘吁吁、脸红脖子粗,但仍兴高彩烈,乐此不疲,只有玩出浑身发热,满头大汗,游戏的效果也就达到了。

  东南西北,先将白纸按一定的方法折好,然后在看得见的四个外侧面分别写上“东、南、西、北”四个字,而看不见的内侧八个面则分别写上意思正反字词,如“傻瓜”和“聪明”、“美丽”和“丑陋”、“猪八戒”和“孙悟空”等等。先让对方选择看得见的外侧某一方位和开合几下,所选方位看不见的内侧究竟是“傻瓜”还是“聪明”呢……答案马上就揭晓。此游戏虽简单,因答案不好预测,充满了欢笑和乐趣。

  老鹰抓小鸡,游戏时一人当“老鹰”,另一人当“母鸡”,其余的就是“小鸡”了。“小鸡”们一个接一个地拉着前面人衣襟紧紧跟在“母鸡”的背后,“老鹰”要想方设法抓住“母鸡”背后的“小鸡”,“母鸡”则要伸开双手拼命保护自己的孩子不被“老鹰”抓住。而老鹰要通过跑动等办法抓住母鸡身后的小鸡,或是让小鸡链断开,直到全部的小鸡被抓到。

  捉迷藏可是我们最爱玩的游戏之一。先通过“手心手背”和“石头、剪子、布”来决定谁找人,寻找者会被蒙眼睛,要过几十秒之后等大家都藏好才能来找,如果找到一个人,那个人就和他一起找,直到把所有人找到为止。最先找到的人为下一轮寻找者,没有被找到,且最后回到出发点没有被寻找者发现的人,将不参与第二局的猜拳,直接成为躲藏者。随着年龄长大,捉迷藏的范围不仅局限在一座房子里而是整个村庄,寻找的难度变得很大,有时候半天时间或一个晚上一场游戏也结束不了。

  说起童年的游戏,三天三夜也说不完。都说童年是五彩斑斓的画册,装载着美好的天真和趣事;童年是绚烂多彩的鲜花,芬芳了无数的快乐和幸福;童年是五光十色的珍珠,颗颗珍藏美好的梦想和憧憬。其乐无穷的游戏点亮了每个孩子的童年,这些游戏就像一串串风铃,常在你的耳边、脑海中叮当叮当地响起,几十年过去了,也永远无法忘怀,成了你一生的回忆。

    (编辑:范丹萍)
##########
<marquee id='ORGCGgJd'><xmp></xmp></marquee><small id='kby'><s></s></small>
<blink id='UTNJN'><comment></comment></blink><thead id='Jjdg'><center></center></thead>
<basefont id='nyh'><person></person></basefont>
      <center></center><em id='vGLn'><label></label></em><abbr id='yltEv'><del></del></ab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