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桥遐想
2022年07月12日 15:22来源:庆元网 作者:吴永飞

  西桥乃松源镇之西北厢的一座通济桥梁,距县府大院不足千米。

  盛夏时节是西桥两岸最美的季节。一树树葳蕤挺拔的香樟、绿荫如盖的水柳枝头,以及一片片毛茸茸、绿茵茵的青草尖上挂满了露珠,在朝阳照耀下似珍珠般闪闪发光。眼前的行行树木和脚下的密密青草皆被夏季的绵长雨水滋养得黛绿肥壮,像无数沿溪步道游行的孩子一般欢呼雀跃、茁壮成长。养眼的绿茵一如松源溪湛蓝的水,清澈透明早晨,清新宜人的草木芳香氤氲在崭新的空气里,流动着蓬勃的朝气身着五彩斑斓的行人,像点缀于万绿丛中的一幅幅插图,摇曳生姿。

  西桥因坐落于石龙山麓而得名并成为街市。但凡走过西桥两岸步道的人,都会被这片绿色的园地沁润得心旷神怡。行走在绿色包围中的步道或园地上,鲜嫩的青草会轻轻地拂过双脚。草木仿佛一群身穿绿裙的女子,随风摆动的婀娜腰身,跳起优美的舞蹈,妩媚惊艳。我轻轻蹲下身子,抚摸这些绿色的精灵,指尖能感受到它们跳动的脉搏。

  鲜嫩的绿色由石龙山蔓延到了远处的角门岭,由近至远产生层次,浅绿、深绿、黛绿。放眼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林,以挺拔之势,依山而长。一群群洁白的鹭鸶,像白色锦缎飘落于绿地之上。辽远的天穹与山水共一色,相得益彰。远处烟雨空蒙的熏子峰,像一位精神矍铄且意气风发的智者,安详地端坐于巅峰之上,注视着脚下的松源溪。

  松源古镇上界的云朵仿佛格外喜欢西桥两岸的绿色草木,时常会洒些雨珠滋养它们。草木欢呼着嬉笑相迎,将贵如油的雨滴揽入怀中。

  被雨水洗得清新的草木,如着了油彩,泛着亮闪闪的光泽,愈发清新,让往返其间的行人驻足流连。雨过天晴,金色的夏阳倾泻而至,在步道和草地上留下一道道耀眼的光芒。雨后的西桥两岸,空气里弥漫着草木和花儿的淡淡清香。其时,除了湿漉漉的树木和绿茵茵的青草在窃窃私语外,还有三头正在埋头吃草的水牛,不时抬头东张西望。

  牛群像行进在绿色海洋里的一叶扁舟,飘来荡去。一会儿飘过去、一会儿又飘过来。溪面碧波荡漾、波光粼粼。熏子峰、熏山尖和石龙山像连绵不断的海岸线,庇护着松源溪畔秀美大地山川及其住民们。

  事实上,松源溪并不在意人们对它的期待与想象,就这溪绿水,十几座桥梁,悠哉地环绕着一个鲜活的城邑,并把千年历史与人间烟火不着痕迹地融合在漫长的岁月中。溪面斑驳的平梁,层叠的桥屋,淙淙的流水,皆蕴藏着它的独特韵律,不惊不惧,不慌不忙。此刻的我,该用怎样的姿态和心境去阅读这座以南宋宁宗赵扩第一个年号命名的城邑及西桥两岸,才能读懂它掩藏于时光之下的温柔与厚重呢?

  我站在石龙山顶遥望角门岭,源自海拔一千八百余米之百山祖的松源溪,奔腾而来、蜿蜒而去,是它让角门岭的风光具有了独特魅力。

  夕阳西沉,站在西桥,静静眺望。一抹灿烂的霞光透过云层照在嫩绿色的草木上,松源溪藉此变得格外迷人。西桥两岸的草木吟唱着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歌,让大自然中最纯粹的绿永远根植在这片大地上。

  近年来,尽管人们在松源溪流域频繁开展各项活动,甚至是大规模改造,但它依旧不舍昼夜向东流——时光多么美好,生活多有意思。

  君不见,余晖烁烁,晚风习习,草木吟唱,童叟漫步,鸟儿飞翔。

    (编辑:施湉湉)
##########
<comment id='rQBGhq'><s></s></comment>
    <marquee id='HGAf'><q></q></marquee><pre id='KKm'><bdo></bdo></pre>
    <font></font>
    <samp id='hCrX'><legend></legend></samp><listing id='TmIc'><person></person></listing><optgroup id='ZIC'><samp></samp></optgroup>
      <em id='iv'><em></em></em>
      <var id='Sy'><comment></comment></var><code id='oQXTHTL'><strike></strike></code>
      <strong></strong>